浙江工业化有三重使命
编辑:admin
字号:A-A+
摘要:工业化是国家现代化不可逾越的阶段,没有工业的现代化,就不会有经济的现代化。必须坚定不移地坚持推进工业现代化进程,努力实现由工业大国向工业强国转变,是实现中国梦道路

  工业化是国家现代化不可逾越的阶段,没有工业的现代化,就不会有经济的现代化。必须坚定不移地坚持推进工业现代化进程,努力实现由工业大国向工业强国转变,是实现中国梦道路上,必须始终坚持的指导思想。国家出台的《中国制造2025》是这一指导思想的重要体现。

  需要形成共识的是,未来国家和民族之间的竞争,仍然在抢占科技和产业的制高点。以制造业为主的工业经济,不是要不要的问题,而是如何面对美国再工业化、德国工业4.0以及国内两化深度融合趋势,如何提高工业化实现程度,努力实现工业现代化,这是党委、政府和企业家必须十分清楚的问题。工业化,无论对于国家还是我省来说,都是一个远未完成的任务。工业应该也必须仍然处在历史舞台的中央,这是新时期工业化的第一重使命。

  国家层面的工业化,当然建立在区域经济工业化的基础上。十三五乃至今后更长一个时期,必须明确工业化仍然是浙江经济发展的大问题,一个不容否认的事实是,30多年的改革开放,浙江之所以能够从经济小省实现向到经济大省的跨越,始终不变的一条主线就是工业化,从资源小省、面积小省、人口小省到成为中国经济的第一方阵,最主要的是我省抓住了改革开放初期,短缺经济时代强大的市场需求,走农村基础上的工业化,为区域经济的发展注入了强大的动力。工业化为我省实现从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、封闭经济向开放经济、块状经济向产业集群发展,奠定了坚实的物质基础。按照干在实处永无止境;走在前列要谋新篇的要求,我省在中国百年崛起的第二个三十年,要继续引领中国区域经济版图,从区域竞争的逻辑上看,始终不变的核心主线仍然是工业化。没有工业的现代化,就没有浙江的现代化;没有浙江工业的转型升级,就没有浙江经济的转型升级。

  如果说在改革开放的第一个30年,我省通过大力推进工业化,实现了从小省向大省的跨越;那么,在改革开放的第二个30年,我省要继续成为中国模式的浙江样本,必须要实现由工业大省向工业强省转变。这种转变的核心问题是树立现代工业精神。工业化是工业产品层面的物化,更是产业工人层面的人化。随着现代科学技术的迅速发展,工业生产的劳动效率已经呈现数量级的提高,特别是信息技术的发展,大规模协作、个性化定制、批量化生产,在现代生产中均已经能够完全实现,工业化体现在物质数量的增加上,可以说已经是淋漓尽致。但这并不表示我们已经完成工业化。真正的工业化,是充满现代工业精神的工业化。合作与契约精神、效率与质量意识、科技与创新文化等,是企业家对工业精神的充分体现,也是消费者对工业产品的殷切期待。汪求真先生在《中国需要工业精神》中做过精彩的描述。呼唤充满工业精神的工业化,这是新时期我省工业化的第二重使命。

  工业化的主战场在工厂车间。过去是这样,现在是这样,未来仍然是这样。注重工厂和车间的变革,永远是工业化的主基调,工业变革首先是工业生产的变革、工厂车间的变革。从人类工业化的轨迹上看,人类文明迄今经历了三次工业革命,以蒸汽机大量使用、机械化迅速推广的第一次工业革命,以电动机的大量使用、自动化的迅速推广的第二次工业革命,以计算机的大量使用、信息化的迅速推广的第三次工业革命。分析每次工业革命的起点、演化,经济学家威廉拉助尼克在《车间的竞争优势》中指出,历次工业革命都是从车间开始的。从人的角度上看,都是从一线生产工人开始的。每一次工业革命,改变的不仅仅是一个产品、一条流水线、一个企业,更改变的是一个国家和民族在世界民族之林中的地位。人类已经进入21世纪,特别是新一代信息技术的发展,工业革命将迎接第四次工业革命,以德国工业4.0、美国再工业化、中国制造2025为标志的工业化发展,将会推动工业化进入一个新的时代。在这场革命中,中国要抓住机会,实现中国梦,实现中国制造业进入第一梯队,变革的重要场所仍然在车间。要善于抓园区、开发区的大平台,更要善于抓工厂、车间。(作者为省工业经济研究所所长)

  相关:先进浙江制造才是王道

  浙江工业制造近年来发生了前所未有的变化:增长率回落,在区域GDP创造中的贡献率也随之下降曾几何时,维持了三十年的二三一结构,也悄然三二一了。

  在此大背景下,人们也许会困惑:浙江工业制造怎么了?这种趋势正常吗?是否需要重振工业雄风?怎样才能铸就浙江制造的辉煌?

  按历史经验来看,浙江工业制造面临的挑战都是必然的。任何先发地区,都会在自身成长过程中遭遇发展的瓶颈。浙江的国有工业先天不足,但或许正因为如此,才有利于改革开放以后农村工业化的蓬勃兴起。当时的浙江,占尽了短缺经济背景下的轻纺工业发展先机,又将船小好调头的体制优势发挥到了极致,加之后来相当彻底的改制和大力度的外向型发展,二十多年的努力,果然赢取了工业大省的美名,也使工业制造成为浙江进入全国经济发展第一方阵的最大功臣。

  但曾几何时,工业发展的步履慢了下来。对此一概而论固然不行,但就总体而言,我省工业的确被成本全面高企、市场日渐逼仄所困扰,出现了所谓去实体化、去浙江化的现象。

  对此,不少人痛心疾首,我倒觉得这恐怕是反映了一种必然趋势。这当然不是说都去玩虚的,都跑到省外去才是好的,而是说新的国内外形势下,老的路子已然走不通了,需要改弦更张、另辟蹊径。其实,单纯的制造环节流出并不可怕,只要不是连总部都一窝端掉。

  有些事是比较容易想明白的,譬如高和低。成本吞噬利润是个铁定的过程,这就像人工工资一定会上涨一样,是没有办法的一桩事情。只有将低端、中端的制造,顺势而为演进到高端制造,才有可能在摊销不断攀升的成本之后,还有维持扩大再生产的利润。高端制造由高技术支撑,也离不开精密装备和高级技工。但最关键的,莫过于企业家的审时度势、与时俱进。一心想赚快钱,不是炒房就是炒股,那是没法静下心来搞制造的,更遑论锲而不舍、由低向高的努力。

  但有些事,就不那么好说了,需要从容讨论一下。譬如虚和实。工业制造本属实业,是国家再三再四倡导的取向。但是否一股脑儿都上工业制造就是好事呢?我看未见得。说虚拟经济如金融会产生泡沫,此话不假。但难道说搞实体经济就没有了泡沫?此话也不真!现在过剩产能问题突出,我一直以为就是实体经济的泡沫。货币和实物无殊,也是一种商品。只要货不对路、供过于求,都不免产生泡沫,泡沫本不是虚拟经济的专利。

  再譬如大和强。工业经济本应为规模经济,从来都是批量越大、成本越低。但现在这句话,已经不是哪里都可以套得上的。有些产品,譬如标准件、通用件,还是如此这般。但对于越来越多的最终产品而言,却由于消费者需求的个性化和多样化,而和批量规模之类渐行渐远。大和多不一定就强,小和少还不一定就弱。浙江不少中小企业是所谓的小型巨人、隐形冠军,即小市场中的高占有率。还有越来越多的企业,开始在大数据应用的前提下,走上了一条个人定制的产品开发路线。

  还譬如制造和服务。都说产品是制造出来的,但现在一个产品从无到有,再从有货到有钱,却很难说就是制造的一己之力和独家之功。产品的研发设计,过去从来都是厂里技术科的任务,现在则有可能是从技术市场上买来的,或是外包给专门的科研机构去完成的。历来我们就把这种研发设计的工作量,记入工业制造的小账。但现在,它们却成了所谓的生产性服务业,要纳入服务业增加值的统计范畴。品牌和销售亦为同理,甚至是更早地被称为商贸流通而归为了服务业。究其实,制造和服务不过是现代分工细化的产物,更是为了方便人们分析研究而进行理论抽象的结果。在微观的生产过程中,实在是没有必要硬性加以区别并分别给以褒贬的。只不过是过往我们习惯于重视实打实的干活,总认为酒香不怕巷子深,而没想到时代变得这么快,酒香还得勤吆喝。

  产业结构大抵可分为三个层面。首先最宏观的,是三大产业的占比。由一二三到二三一,最后到三二一,终究是产业结构升级和现代化的一个硬指标。其次比较中观的,是一个行业中的高下,譬如一般来说,部件比零件强,总装又比部件强,而系统解决方案提供商比总装来得更强。最后最微观的,是一个企业生产经营全过程的微笑曲线,又是研发设计和品牌销售两个嘴角来得更赚钱一些。

  当然,无论如何清醒和明白,紧扣需求把产品和服务做得更专业、更精致,是万古不易的人间正道。浙江的GDP虽然已让服务业拔得头筹,但制造业仍然是一等一的重要,由大变强、重振雄风都是应该的。同时更应记住,当务之急是要靠服务业和信息化来提升传统的工业制造,就像德国人的工业4.0所做的那样。否则,光说重要和重振,而无转型升级的切实努力,最后还是要无可奈何花落去的。

  工厂车间是工业化的变革起点。工厂车间作为工业的基本组成单元,在工业1.0时代以机械制造设备代替纯手工劳动,实现了机械化,工业2.0时代车间内实现电气化与自动化,工业3.0时代实现车间之间的管理、制造的信息化,工业4.0时代将实现车间内制造与车间外设计、消费的互动化。工厂车间的一小步,见证了工业化大变革的一大步。在过去的3年中,中国已经成为全球最大的机器人市场,就是一个很好的证明。根据权威数据,浙江全省的机器人市场已经超过2000亿,可以说发生在车间的这场变革已经开始。一个可以预见的场景是,大量现代化装备已经开始大规模进入工厂车间。我省是全国、乃至全球著名的终端消费品市场大省,这是我省工业化进程中最大的省情之一。变大量的夫妻老婆店、家庭作坊式的工业化为现代工厂、车间和装备,是新时期我省工业化的第三重使命。(作者为浙商智库专家、区域经济学者)

作者:admin 来源:未知 发布于2019-06-05 14:15
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转载请注明出处 收藏:
您可能喜欢的文章
热门阅读